电信员工将20多个亲友电话挂客户名下缴费近十年

2018-07-28 15:30 未知

  “作为一个电信公司员工,居然把自己和家人亲友的多个电话挂在我的卡里,致使我帮其交了近十年线,家住惠州市惠城区的消费者黄先生向南都投诉称,他被中国电信惠州分公司一邓姓客户经理忽悠,莫名其妙参与一种“商务领航电信业务消费优惠”活动,每个月电信业务线多个他根本不知道的号码挂在他的卡里由他缴交费用。南都记者昨日从中国电信惠州分公司获悉,该公司纪检部门已经介入调查。该邓姓客户经理称,她已向客户黄先生分两次退还多收的线万多元,并一再表达歉意。

  黄先生称,近10年来,他办理电信业务和缴交话费都通过给惠州电信公司的客户经理邓某经办,2014年之前银行代扣、2014年之后是微信转账、银行转账或现金支付。今年1月份,他通过电信仲恺分公司的工作人员查询账单缴交,发现只需交1000元左右,“当时我还以为仲恺电信搞错了,要求仔细核实,才发现我的名下竟然有很多我根本不知道的号码莫名其妙的挂在我的卡里由我缴费!而且已经至少交了7~8年!”

  “经初步了解,挂在我卡里有多个号码连名字都不是我的,其中有一个名字貌似就是邓某的老公,邓某作为一个电信公司员工,怎么能把自己和自己家人的电话挂在我的卡里帮他交了差不多十年的线日,黄先生正式以书面向中国电信惠州分公司纪检部门举报,要求该公司调查清楚此事,责成邓某退还擅自挂在他卡上缴费的费用。

  黄先生提供的一份《中国电信商务领航电信业务消费优惠协议》复印件显示,挂在惠州市惠X数码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缴费卡号的电线个,经办人为邓某,盖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惠州惠城区分公司合同专用章,甲方处盖有惠州市惠X数码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印章,但没有经办人签名和经办日期。

  “这个商务领航合同,她能找我们盖章难道找不到我们签名吗?且里面多数号码与我无关。我是被她忽悠,莫名其妙就参与了这所谓的优惠活动。”黄先生称,他和妻子在中国电信的业务号码包括宽带在内只有6个,这些号码都是以前我们开公司时留下的,“除此之外在我这个缴费卡里的其他号码都是邓某擅自办理!她还口口声声说要优惠就一定要装这么多号码,问题是这些号码卡一张也没有给过我。更严重的是,这些号码卡至今还有人一直在使用!”

  黄先生称,他此前通过惠州TCL的老同事介绍认识邓某,当时说找她可以充分了解电信的优惠政策,一开始觉得她挺实在,“出于对电信客户经理的信任,也为了办理业务的便利,我和我老婆的身份证复印件都交了给邓某,甚至公司的公章都会因为她说要办理购机业务交由她临时使用几天,有时候捆绑话费购机也是通过邓办理”。

  “邓经理帮我办电信业务缴交话费,从来没有给过发票给我。”黄先生说,他也曾经问起过发票的事情,邓称现在营业厅都是外包的打印不了发票,“因为没有发票,她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我一般是微信转给她的,每次转账都是2200元左右,2014年至2017年之间每月高达5000多元”。

  3月14日下午,就黄先生投诉反映的情况,南都记者向中国电信惠州分公司该邓姓客户经理进行核实。“被投诉办业务不规范后,我已经分两次通过银行转账,向黄先生退还多收的线万多元,并一再向他表达歉意。”邓某称,她本人1991年入职惠州电信公司,目前仍在正常上班,“黄先生是通过熟人介绍认识的,我为他做了很多事情,一直以来也很尽力地办理其交代的各项业务,包括给他办理尾数8888的手机号”。

  南都记者看到,黄先生打印的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客户交易清单显示,邓某于2018年3月6日和2018年2月8日,分两次向黄先生账户转入7689.81元和63628.2元,备注栏上有“话费”字样。

  “黄先生所交的所有费用,全部入账到公司,我本人没有侵占和贪污行为,然后送的手机也是给了黄先生。”邓某解释称,之前给黄先生办理尾数8888的手机号时,领导称手机业务发展不好压力大,就督着他们这些批了好号码的员工开手机号,“所以不得已只能骗领导说黄先生还要多装一点手机号码用,当然这样会产生多交一些费用,我也很过意不去”。

  邓某承认,后面以惠州市惠X数码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名义装并缴费的一些号码,确实没有给到黄先生使用,“但他是知情的,还安排人盖了章”。针对这些号码是否由其本人亲友在使用,邓某没有正面回应。

  南都记者看到,邓某今年1月17日发给黄先生的一解释短信,上有“经核查收费记录:除掉你应交话费、送手机承诺抵消和减免宽带补差,那些号码收了约1.8万左右”等内容。

  3月14日下午4时许,南都记者前往中国电信惠州分公司,采访了该公司办公室主任邹德君、电信纪检组主任刘小波等人。邹德君称,该公司纪检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此事,并向中国电信广东省分公司作了初步汇报,“目前有关情况仍在进一步核查中,我们将在请示省公司之后,再接受媒体采访通报此事”。“对整个调查处理过程,黄先生如有不满意或不当之处,随时可以向我们反馈。”刘小波称,接到投诉后,电信纪检组第一时间组织了调查,主要针对号码、话费的问题,而要核查具体往来款,则需要根据银行流水等方式核查,经初步核查,已经责成邓某向黄先生退还多收的线万多元。

  “电信公司因为内部管理不当,应该对我做出书面道歉。”黄先生称,他对于自己出于信任,对公司公章管理不善等让邓某有机可趁,表示歉意;而当事人邓某至今仍逍遥法外,电信公司未对其采取任何措施,要求电信公司按照目前检查结果,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此外,追加邓某给予其本人7万元的赔偿和补偿,并且做出书面道歉,“我提出这个要求已经很低了,对我乱收费十几年,真正要翻出之前证据,估算不低于20万元”。

  中国电信惠州分公司总经理黄果向南都记者表示,他已经要求该公司相关人员彻查此事,并配合媒体监督采访,“我们一定会依法依规,尽快妥善处理好此事,给客户一个满意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