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回应:遮牌树枝咋修 我们没标准

2018-07-26 08:20 未知

  本报昨日报道了成都市部分街道存在道路交通标识被城市绿化大树挡住以后,引起了市民的关注。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九里堤南路95号的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该局绿化处处长杨俊就市民关心的问题做出解释。

  成都晚报记者:杨处长你好,请问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对城市绿化有没有巡查?多久巡查一次?巡查什么内容?

  杨俊:我们对城市绿化平时就有巡查,并要求各区林业和园林局一周至少巡查一次,主要是查看绿化植物的生长状况,有没有枯枝、断枝等。

  成都晚报记者:也就是说对于绿化遮挡道路交通标识牌这种情况,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这边无法处理?

  杨俊:我们和公安、交管部门在这方面是有协调的。交通信号灯、天网监控摄像头等若出现被绿化遮挡的情况,他们会通过派单的方式将点位告知我们,我们再去进行树枝修剪。因为作为园林部门,我们无法判断绿化是否已经遮挡到了交通信号灯或者天网摄像头,必须要通过终端反馈才能判定绿化是不是对这些终端造成了影响。

  成都晚报记者:报纸上刊登的这些点位,从照片上看已经遮挡了道路交通标识牌,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也无法处理?

  杨俊:肯定是可以修剪的,但是没有标准,我们也不知道该如何修剪。比如说位于大石西路用于指向科联街的那块路牌,它的确被绿化遮挡了。我们修剪以后是要达到10米以上能够清楚地看到,还是更远?是需要向上望看到,还是需要正常平视就可以看到?这些都没有一个标准。

  成都晚报记者:如果要修剪这些树木,就必须要通过这些道路交通标识的设置管理部门?

  杨俊:是这样的,如果没有负责设置管理这些道路交通标识的部门通知,我们没有办法也没有标准去判断绿化是不是对这些道路交通标识造成了影响。

  成都晚报记者:我们能不能这样子理解,目前对于道路交通标识的设置和使用还没有标准,或者这个标准没有告知园林部门?

  杨俊:至少我现在还不清楚,哪种样子是绿化已经遮挡了道路交通标识。我个人认为有些道路交通标识的设置值得商榷,比如说你们提到的位于百花西街和金瓯路的两处道路交通标识。首先,位于百花西街的道路交通标识设置时间应该是位于绿化之后,从照片上来看,这个地方的绿化树木是长得非常不错的。那么有关部门在设置这些道路交通标识的时候应该和园林部门多协调,把这个标识设置到更靠前一点。再看金瓯路的道路交通标识,从照片上看,那个禁左禁止直行的标识已经设置到了路口弯道上了,而不是提前设置在直行道上,我记得是有提前一个路口就有设置预警前方路口相关禁令的标识。这样的设置,就算没有绿化,能够起到预警、提示的作用吗?

  杨俊:我们每年对绿化都有一次修剪。主要是针对绿化的枯枝、病枝,大概在每年的11月至次年的2月,主要集中在冬季进行修剪。修剪的过程中如果发现绿化遮挡道路交通标识也会顺带进行一些修剪。我们也有一些功能性的修剪,比如说和电业局协调在靠近高压线附近的绿化,我们每年至少要修剪两次。这一点我们和电业局的协调还比较好。

  结束采访,记者从该局圃园南街的大门离开。就在圃园南街与九里堤南路交汇的路口前,就有一个道路交通标识被绿化的大树遮挡(如图)。每天从这里经过的林业和园林局的同志们也没有看到吗?或者看到了,因为没有接到相关部门的派单,又或者苦于没有标准去判断是否该剪、剪多少,所以只能熟视无睹了。

  城市绿化是一个城市不可或缺的,就像空气、水。可恣意生长是植物的天性,这时就需要修剪、管理,特别是当它的生长已经影响到我们的出行,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不便。我们的园林部门为何不作为呢?为何一定要等到主管道路交通标识的职能部门下单再去处理,而不是积极主动地回应市民的声音?一定要等到一年一次的绿化修枝再来处理那些不在天网监控范围之内、未影响道路交通信号灯的绿化?城市管理的目的不是为民便民吗?把群众的需要放在心上、为群众解决最细小的问题,哪怕是一枝一叶——这才是实实在在地践行群众路线啊。